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左)和丈夫克林頓(右)(資料圖)
  中國日報網8月12日電(信蓮) 美國《華盛頓郵報》當地時間8月11日刊發克裡斯·西里薩(Chris Cillizza)署名文章,全文如下:
  極有可能將競逐2016年總統寶座的美國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Hillary Clinton )在本周公開與奧巴馬劃清界限,抨擊奧巴馬“ 不做蠢事” 的外交理念, 並暗示奧巴馬在世界事務中樹立的美國角色不夠主動。
  希拉里告訴美國 《大西洋月刊》(Atlantic)的記者傑弗里· 古德伯格(Jeffrey Goldberg ),“ 偉大的國家需要組織原則,而“ 不做蠢事” 不是一個組織原則。” 這句話肯定會在白宮引起諸多不滿。她繼續解釋稱她並不相信奧巴馬“不做蠢事” 的說法涵蓋的是奧巴馬的全部外交政策。她表示:“我認為他在用這句話傳遞政治信息而非他的世界觀……我認為(奧巴馬)試圖在告訴美國人民他不會作出瘋狂的事。”
  在這樣一個奧巴馬總統的支持率創其執政以來新低的時候,針對主要的外交政策制定者對當前的政府政策作出尖銳的評判,希拉里當然清楚自己在做什麼。但是,她為什麼這樣做?以及,從她願意公開與奧巴馬政府劃清界限的舉動來看,在2016 年總統競選中,她又將如何給自己定位呢?
  以下是解決以上困惑可能的三種思路。
  第一,希拉里對民主黨的總統預選賽胸有成竹。
  讓我們來回顧一下2008年的黨內初選。當時還是伊利諾伊州參議員的奧巴馬已具有強大的政治實力潛力,他與希拉里的意識形態趨同主要反映在反對伊拉克戰爭上。但當時希拉里因為擔心會令已經崛起的奧巴馬更加大膽,不敢發出強硬的聲明反對戰爭(但結果是,希拉里支持動用武力的建議為奧巴馬在競選中大大利用)。但為什麼現在希拉里敢於這樣做?因為她百分百相信在總統預選中,憑藉她更加強硬的外交政治理念(至少比奧巴馬強硬),沒有任何人是她的對手。當然,佛蒙特州參議員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 )和前蒙大拿州州長布萊恩·施偉策(Brian Schweitzer )可能成為希拉里2016年參加總統大選的對手,但希拉里並不擔憂,因為她所主張的外交政策——即美國應當更加有力的維護其在世界舞臺上的影響力,樹立更主動的國際形象——是針對大多數普通選民的。
  第二,希拉里已經準備好走馬上任。
  還曾記得名為“凌晨三點的電話”的廣告嗎?這個廣告講述了當奧巴馬還是世界舞臺上的初生牛犢時,選民們腦中不禁浮現一個問題:“這位伊利諾斯州的參議員是否能帶領他們應對這個紛繁複雜的世界。”現在六年過去了,包括民主黨人士、獨立人士當然還有共和黨在內的許多人都認為奧巴馬的能力還不足以迎接這個充滿挑戰的世界所發出的挑戰。希拉里的“組織原則”論斷也是針對這些對奧巴馬的質疑。她的論點很簡單:“我瞭解這個世界,我也明白它有多複雜,因為我有數十年的政府內外的工作經驗。在這數十年裡,我研究這些的複雜問題,與外國領導人建立關係,找到解決問題的最好辦法。上任第一天,我將以清晰的思路規劃美國在世界舞臺上的未來,並努力使其成為現實。”
  第三,希拉里希望人們知道她並不是一直都站在奧巴馬這邊。
  希拉里將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面臨的挑戰之一(雖然不是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處理她與奧巴馬的聯繫,尤其是在外交政策方面——畢竟,她是奧巴馬第一任期時的最高外交官。然而,希拉里不希望自己被迫為奧巴馬的每個決定買單,尤其是那些她不贊同的決定。在阿富汗問題上,希拉里和國防部長羅伯特·蓋茨(Robert Gates)提議向阿富汗增派軍隊;在利比亞問題上,希拉里是主張軍事干預推翻穆阿邁爾·卡扎菲(Muammar Gaddafi)統治的領軍人物;在接受古德伯格的採訪時,希拉里稱美國決定對敘利亞暴亂置身事外是“失敗”的舉措。在外交政策方面,希拉里確實需要承擔很多責任——比如和俄羅斯或是其它國家“清零”?但無論如何,她只想讓人們明白,如果當年是她代替奧巴馬成為美國總統,過去6年美國的外交政策絕對會是另一番模樣。
     (原標題:3大理由剖析希拉里緣何公開抨擊奧式外交 - 中文國際 - 中國日報網)
創作者介紹

kdpfcrbpodzw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